足彩玩法
北京捷盟管理咨詢有限公司
客服專線: 4006-518371 總機: 010-82251245/1246
制造行業

中國制造業熬過了2008 卻熬不過2015?

熬過了2008,卻熬不過2015?

年關將近,一些制造業大省接連傳來了工廠倒閉的消息:諾基亞將關閉北京和東莞工廠,東莞和蘇州兩地數家萬人制造企業破產倒閉,曾經是東莞第六大支柱產業之一的鞋業負面消息連連,溫州的傳統制造業每天都有企業在消亡……

曾經一度,“東莞塞車、世界缺貨”曾經被人用來形容中國“世界工廠”地位,但如今“前后夾擊”卻變成了如今中國制造的無奈現狀。一方面,一些東南亞國家正在中低端制造業上發力;另一方面,原本在華生產的外資高端制造業回流發達國家,這些國家還掌控大比例的高端制造業的技術和產能。在通縮陰影蹲踞前方的轉型之路上,中國民間制造業是否還有勇氣繼續走下去?

2014年12月5日,知名手機零部件代工廠蘇州聯建科技宣布倒閉,隨后聯建的兄弟公司,位于東莞的萬事達公司和聯勝公司相繼倒閉,三家公司累計員工人數近萬人。在聯建科技倒閉之際,位于蘇州的諾基亞手機零部件供應商閎暉科技也宣布關門停產。1月,手機零件制造商東莞市奧思睿德世浦電子科技老板欠債1.35億元跑路,400員工失業。從事雜牌手機制造的東莞兆信通訊因資金鏈斷裂倒閉,1000多名員工失業,董事長高民自殺。

同樣在2015年1-2月期間,微軟計劃春節前關停諾基亞東莞工廠,該工廠近期正加快速將生產設備運往越南工廠。同時,位于北京的微軟諾基亞工廠也將同步關停。據傳聞,此次諾基亞東莞和北京工廠裁員共計9,000人。知名鐘表企業的在華生產基地——西鐵城精密(廣州)有限公司突然宣布清算解散,并和全體員工解除勞動合同。公司聲稱“終止解散”行為得到了廣州市對外貿易經濟合作局的批復,也向人社部門提出了報備。此外還有松下、日本大金、夏普、TDK計劃進一步推進制造基地回遷日本本土。優衣庫、耐克、富士康、船井電機、歌樂、三星等世界知名企業也紛紛在東南亞和印度開設新廠,加快了撤離中國的步伐。

回看東莞、蘇州等地的大型制造工廠倒閉,可以看到外資訂單減少的直接影響。以聯建科技為例,該公司給蘋果做產品代加工的時候,根據蘋果銷量增長前景擴大了其生產設備,但這些設備主要用于iPhone4s以前的款式,自去年蘋果公司推出了屏幕要求更薄的iPhone5和iPhone6,聯建科技的產品便無法適應,最終因其技術落后、良品率太低、成本太高被蘋果剔除了供應商之列。閎暉科技更是主要為諾基亞生產手機按鍵,在觸屏手機時代,被淘汰成為必然。

另一方面,則是前期過快擴張、成本上升及回款減慢,導致了大型工廠的資金鏈斷裂。比如兆信通訊的董事長高民就在遺書中寫:“其實我們年后大批訂單都來了,但我沒有機會看到了。”這家公司做了12年手機代工,主要針對東南亞市場,高峰期月出貨量約100萬部,但隨著雜牌智能手機的市場被品牌手機搶奪,兆信通訊的月出貨量降低到了20萬-30萬部。

但按照當年建月產能100萬臺手機的手機生產工廠的成本,設備投資需要4,000萬元;一個月的員工工資就要近90萬元,還不算水電、房租以及機器的折舊費等。加上山寨機價格戰,兆信通訊長期虧損經營,因為不開工的話,幾千萬元的前期投入等于打了水漂。據說很多類似兆信的手機代工廠,是一邊通過訂單拿到委托代工的預付款,一邊拖欠配件供應商的采購費,來維持工廠生產線的正常運轉。而今年海外渠道商延期付款,導致年關前兆信通訊資金鏈斷裂,截至高民自殺時仍欠供應商貨款約4,000萬元左右,另外還有數百萬元的工人工資。

還有老板透露,現在沿海地區的用工成本越來越貴,也令利潤薄如刀鋒的制造業雪上加霜。“現在廣東用工成本已逼近臺灣地區,2014年,工人平均月工資又上漲了200元,達到3,200元,隨著人工、社保要求提高,一個廠一年增開支兩三百萬元。很多臺商已經紛紛將鞋廠遷移到東南亞。目前,珠三角用工成本大約是600~650美元,印度尼西亞大約300美元,而越南只有250美元左右,柬埔寨則更便宜,大約100美元。”

中國今年1月份的制造業PMI為49.7,與去年12月份的49.6相比幾乎持平。截至1月份的三個月平均值為49.8,與截至2014年10月份的三個月平均值50.6以及截至2014年1月份的50.3相比均降幅明顯。與盧布急劇貶值的俄羅斯情況一樣,中國的制造業活動也是連續第二個月出現低于50的讀數。

海關總署發布最新數據顯示,1月份我國進出口總值同比下降10.8%。進口和出口增速均遜于預期。1月份我國進出口總值2.09萬億元人民幣,比去年同期下降10.8%。其中,出口為1.23萬億元,同比下降3.2%。進口為0.86萬億元,同比下降19.7%。貿易順差3,669億元,擴大87.5%。進出口雙雙下跌,且進口跌幅更大,不是國際訂單減少可以解釋的,只能說,中國經濟進入了值得警惕的時期。而制造業倒閉潮與PMI指數低迷,更是佐證。

2月10日,中國國家統計局發布數據,CPI環比上漲0.3%,同比上漲0.8%;PPI環比下降1.1%,同比下降4.3%。國務院參事室特約研究員姚景源對媒體表示,從目前的數據看,“我們還沒有陷入通縮。”不過,2012年下半年以來PPI持續下降,2015年CPI有可能出現負增長,“我們確實要高度警惕通縮壓力。”

進入2015年,一方面是投資的泡沫、資本市場的泡沫乃至房地產的泡沫,都在復蘇;另一方面,卻是實體經濟再入寒冬,而且與2008年那一場“急病”不同,2014年實體經濟得的是“慢性病”,無論下什么藥拉動經濟,對實體制造業都毫無療效。

隨著90后一代、觸屏一代的成長,越來越多的傳統制造業和零售業都在恐慌地發現,消費者消費傾向在變化,他們原來所熟悉的市場不見了,原來所熟悉的成本控制換利潤的模式走不通了。

曾經一度,中國的工廠主以為轉型自主品牌是一條出路。一家東莞鞋企負責人卻對記者說,這些年一直在摸索從代工到自主品牌的轉型,從設計到進入多家高檔商場,無奈出口訂單縮減加劇,而打造自主品牌前期需要投入巨大,最終導致資金鏈斷裂,被迫去年關閉經營了20多年的工廠,只有做代工的簡單思維,沒有針對消費者個性需求的敏銳市場觸覺,從加工廠轉型自主品牌談何容易。后來,中國的工廠主開始信奉互聯網思維,打算像“小米”那樣不賺錢先做大市場規模,未來再賺增值服務的錢,但類似兆信通訊這樣的先行者已經倒在了壯志未酬的路上。


專業財經作家吳曉波最近到日本開年會歸來寫了篇《去日本買只馬桶蓋》的文章在其自媒體平臺上獲得了260萬的點擊量,他的文章并不是為了宣傳電飯煲、馬桶蓋的,他更關注的是中國制造業該怎樣面對轉型困境。在他看來,“中國制造”所推行的、用“市場換技術”的后發戰略已經失效了,只有力求技術上的創新,才能抓住中國制造的最后一公里。

(引文來源:福布斯中文網 


首頁| 關于捷盟| 咨詢業務| 行業中心| 捷盟團隊| 公司業績| 聯系我們 |
[email protected] 2002-2005 捷盟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備05014123號-1 京公網安備110105008641號
友情鏈接: 戰略咨詢 企業文化咨詢 培訓中心 公司內網
足彩玩法 新浪彩票安全吗 天天捕鱼电玩城官网 卡昂电视柜 维拉利尔和比利亚雷亚尔 彩票走势图大全360 珠光宝气注册 腾讯分分彩历史开奖号码查询 湖南手游棋牌代理 安卓天津麻将 布莱顿霍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