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彩玩法
北京捷盟管理咨詢有限公司
客服專線: 4006-518371 總機: 010-82251245/1246
能源行業

全力打造“一帶一路”油氣合作2.0版本


        導讀:經過近20年的努力,中國石油企業在“一帶一路”油氣合作上已走過了起步期和成長期,進入了一個“有規模有質量有效益可持續”發展的穩定期,取得了豐碩的成果。


自習近平總書記分別于2013年9月和10月在哈薩克斯坦和印度尼西亞提出建設“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一帶一路”戰略倡議以來,全國各重點產業、各省市自治區均“摩拳擦掌”,紛紛找尋本行業、本地區在“一帶一路”建設上的定位,搶占先機,掀起了“一帶一路”建設的熱潮。就石油天然氣行業而言,中國的石油企業,尤其是以中國石油天然氣集團公司(下稱“中國石油”)為代表的石油央企,早在上世紀90年代中期便開始在“一帶一路”的重點資源國開展較大規模的油氣項目投資、工程承包與技術服務、裝備制造與產能合作業務。如果將之前合作視為1.0版本,那么“一帶一路”戰略的提出,將為地區油氣合作升級2.0版本帶來新機遇,同時,努力打造地區油氣合作2.0版本,也將進一步推動“一帶一路”戰略的深入實施,形成地區經濟發展的良性互動。

中國石油企業 1.0版本時期取得的成果

經過近20年的努力,中國石油企業在“一帶一路”油氣合作上已走過了起步期和成長期,進入了一個“有規模有質量有效益可持續”發展的穩定期,取得了豐碩的成果。

截至2014年底,共有超過20家中國石油企業在“一帶一路”沿線相關資源國從事油氣投資活動,其中包括中國石油(CNPC)、中國石化(Sinopec)、中國海油(CNOOC)、中化集團和振華石油等國有石油公司和新疆廣匯等10余家民營企業。

作為領頭羊的中國石油,目前在“一帶一路”沿線的俄羅斯、哈薩克斯坦、土庫曼斯坦、烏茲別克斯坦、塔吉克斯坦、吉爾吉斯斯坦、阿塞拜疆、阿富汗、伊拉克、伊朗、阿曼、阿聯酋、沙特阿拉伯、緬甸、泰國、印度尼西亞、蒙古、澳大利亞、莫桑比克19個國家執行50余個油氣合作項目。2014年在以上國家的油氣權益產量超過5000萬噸,占中國石油海外權益總產量的80%以上;已建成中亞天然氣管道ABC線、中哈原油管道、中俄原油管道、中緬油氣管道,原油輸送能力達到3500萬噸/年,天然氣輸送能力達到670億立方米/年。

另外,在國際工程技術、工程建設及裝備制造方面,近十年來,中國石油國際工程服務及裝備制造業務在“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年均服務合同總額已達到80億~100億美元。中國石油所屬制造企業已在哈薩克斯坦建成哈薩克聯合公司,主要業務是油田機修及壓力容器制造。在國際原油與天然氣貿易方面,2014年中國石油從“一帶一路”沿線國家進口原油約5000萬噸,占中國石油全年進口量的75%以上;進口天然氣約260億立方米,占中國石油全年進口量(含LNG)的70%以上。

中國石化目前在“一帶一路”沿線的俄羅斯、哈薩克斯坦、阿塞拜疆、沙特阿拉伯、伊朗、也門、澳大利亞、印度尼西亞等11個國家執行20余個油氣合作項目。前幾年收購的項目陸續投產,油氣權益產量繼續保持快速增長,2014年中國石化海外油氣權益產量已超過4000萬噸,其中超過2500萬噸來自“一帶一路”沿線資源國。“一帶一路”核心國家之俄羅斯,一直是中國石化海外的重點運作區之一,中國石化在俄羅斯薩哈林Ⅱ項目投入了大量人力財力并積累了豐富的海上項目運作經驗。近來,中國石化加大了哈薩克斯坦的業務拓展力度,2015年8月,中國石化以10.87億美元收購俄羅斯盧克石油(Lukoil)所持有的里海投資資源有限公司(Caspian InvestmentResources,縮寫為CIR)50%股權的交易成功完成。

中國海油目前在“一帶一路”沿線的伊拉克、澳大利亞、卡塔爾、印度尼西亞、緬甸5個國家執行8個油氣合作項目。與中國石油、中國石化相比,中國海油在“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項目規模相對較小,主要原因是,在跨國經營戰略及策略上,中國海油采取了不同于中國石油、中國石化的定位和策略,其海外油氣資產主要位于北美、非洲和亞太等地區,處于發達國家和地區的油氣資產比例較高。

其他在“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從事油氣合作的中國企業還包括國有公司中的中化集團、振華石油、延長石油、中信、保利,以及新疆廣匯、洲際油氣、美都控股、MI能源等十多家民營企業,目前民營企業的“一帶一路”業務規模較小,項目主要分布在中東和中亞地區。

中國石油企業打造“一帶一路”油氣合作升級版的重要意義

綜上可以看出,與其他大多行業在“一帶一路”建設上尚處于起步期不同,中國的石油公司早已走過了“一帶一路”油氣合作的“1.0版本”。特別是對于中國的石油央企而言,下一步要集中精力,借力“一帶一路”建設,打造“一帶一路”油氣合作的“合作升級版”(即“2.0版本”),這是事關石油央企未來10~20年的全球化經營、打造世界級企業,事關保障國家能源安全,事關掌控全球油氣市場話語權,事關中國央企轉型升級的重中之重。

打造“一帶一路”油氣合作的2.0版本是中國石油企業深入地融入全球勘探開發市場、提升資源獲取能力、助力全球油氣供應的需要。

新常態下,過去一個時期一直倡導的“資源為王”理念已有所弱化,但對于石油公司而言,資源在哪,“家”就在那哪。“一帶一路”區域涵蓋了中東、中亞及俄羅斯等全球性的油氣富集國家,無論從油氣剩余探明儲量,待發現資源量,還是產量的角度看,“一帶一路”區內的份額均占到全球總量的“半壁江山”。巨大的資源容量,決定了中國石油企業,無論是央企,還是地方國企和民企,均把“一帶一路”視為當前和未來的“戰略發展區”或“戰略核心區”。

從“一帶一路”區內油氣剩余探明儲量的占比看,2014年,區內石油剩余探明儲量合計約1315.1億噸,占全球總量的55%,其中“一帶”國家占54%,“一路”國家占1%;區內天然氣剩余探明儲量合計約142.2萬億立方米,占全球總量的76%,其中“一帶”國家占71%,“一路”國家占5%。

從“一帶一路”區內待發現資源潛力的占比看,2014年,區內石油待發現資源量合計約530億噸,占全球總量的47%,其中“一帶”國家占42%,“一路”國家占5%;天然氣待發現資源量合計約83萬億立方米,占全球總量的68%,其中“一帶”國家占60%,“一路”國家占8%。

從“一帶一路”區內油氣產量的占比看,2014年,區內國家原油產量合計約21.6億噸,占全球總產量的51%,其中“一帶”國家占47%,“一路”國家占4%;天然氣產量合計約1.69萬億立方米,占全球總量的49%,其中“一帶”國家占43%,“一路”國家占6%。

可見,即便我們國家沒有“一帶一路”建設的倡議,單就資源的總量看,“一帶一路”區域過去是,未來更是中國石油企業“走出去”從事資源勘探開發業務的“主戰場”。更何況,當前有了“一帶一路”倡議,作為在區內已擁有較強先發優勢的中國石油企業,尤其是石油央企,更應主動作為,以更大的力度獲取和運作區內的油氣勘探開發項目,努力成為區內乃至全球油氣市場的重要油氣供應者。

打造“一帶一路”油氣合作的2.0版本是中國石油企業

深度參與并推動構建亞太地區油氣貿易與市場體系,提升油氣消費市場話語權的需要

眾所周知,全球油氣貿易市場體系與機制一直是由西方國家(日本在這方面算作西方國家)主導,主要反映在石油天然氣價格機制上。石油主要是采用布倫特原油和WTI原油作價,已形成全球統一的價格機制;天然氣有北美亨利中心(Henry Hub)、日本JCC等區域性價格,目前尚未形成全球統一的定價機制。中國、印度等作為“一帶一路”節點國家和全球性的油氣消費大國,目前只是被動參與和不斷適應上述市場與價格體系,此現狀不符合“一帶一路”國家的根本利益。中國石油企業需要有所作為,應深度參與以謀求改變當前的不合理之處。

就油氣出口端而言,“一帶一路”地區一直是全球油氣的輸出中心。以2013年為例,“一帶一路”地區出口石油14.1億噸,占世界總量的65%;出口天然氣6105億立方米,占世界總量的近70%。預計到2020年,區內出口石油將達到15億噸以上,占世界總量的56%;出口天然氣約9000億立方米,占世界總量的71%左右。預計到2030年,區內出口石油將達到17億噸,占世界總量的71%;出口天然氣約9000億立方米以上,占世界總量的80%左右。

就油氣消費端而言,“一帶一路”地區的油氣消費占比份額遠不如輸出量占比。2014年,區內國家原油消費量合計約10.48億噸(不含中國),占全球的25%,其中“一帶”地區占12%,“一路地區”占13%;天然氣消費量合計約1.39萬億立方米,占全球總量的41%,其中“一帶”地區占28%,“一路”地區占13%。預計到2020年及2030年,“一帶一路”上述的消費量占比略有上升,但不會發生大的變化。

可以看出,“一帶一路”油氣出口量約占全球70%左右,消費量卻僅占全球的25%左右(若包含中國在內,則消費量占全球的38.3%)。巨大的落差,一方面決定了未來較長時期內,“一帶一路”國家仍然扮演 “資源輸出國”的角色;另一方面,中國今后較長時期依然是“一帶一路”油氣出口國的最大買主。中國和區內主要油氣出口國,理應在定價機制上掌握較強的話語權,中國石油企業在爭取市場機制話語權和指導權上理應發揮更大作用。未來一個時期,中國石油企業必須深度參與全球油氣貿易市場體系,以橫跨中國西北、東北、西南等陸上油氣戰略管道、LNG進出口以及海上進口通道為依托,全力提升在世界油氣貿易總額中的占比,不斷提升能力素質,增強對世界石油市場的影響力。

打造“一帶一路”油氣合作的2.0版本是

加強中國油氣工業與“一帶一路”重點國家的優勢產能合作,推廣應用中國石油工業技術和產業標準的需要

優勢產能合作一直是中國“一帶一路”建設的重要切入點與著力點。中國的石油工業雖起步較晚,但發展迅速。中國的石油工程服務(含鉆井等工程技術服務業務和油田、煉廠設計建設等工程建設業務)和裝備制造產業的發展大致分為兩個階段,一是改革開放之前,中國的工程服務和裝備制造產業的技術和標準主要來自前蘇聯;改革開放后,中國海洋石油工業成為國家首批對外開放的產業,石油工業全面、加速引進歐美日等西方發達國家的技術標準。加之后來的全球化浪潮,中國石油工業積極融入,加大“走出去”力度。目前,中國的石油工程服務和裝備制造企業無論在技術標準、制造水平上,還是在后續服務支持能力上,以及在規模建設運營上,均走在了亞洲各國的前列,甚至可以與歐美發達地區的先進水平媲美,而且具有明顯的價格優勢。

經過過去20多年的“走出去”,中國石油工程服務與裝備制造企業目前已在“一帶一路”國家擁有一定的市場份額,但這主要是通過“投資帶動”實現的。即,中國的石油企業集團率先在區內國家進行油氣投資項目建設,并擔當“作業者”,通過作業者的地位與話語權,逐步帶動旗下的工程服務和裝備制造企業走出去為本集團在當地的油氣投資項目提供服務。這些“投資帶動”形成了“甲乙方”綜合一體化的運營模式,也成為中國石油企業跨國經營的比較優勢之一。未來一個時期,中國石油工程服務與裝備制造企業必須走出自家的“內部市場”,以“一帶一路”建設為契機,通過獲取“外部市場”份額,提升自身的國際競爭力和可持續發展能力。

“一帶一路”地區未來的工程技術服務市場容量巨大。2014年,“一帶一路”國家工程服務市場的投資規模接近2000億美元,占全球工程服務市場投資總額的40%以上。未來幾年,預計“一帶一路”相關國家的工程服務投資額占全球總額的比例接近50%。但“一帶一路”國家本地工程服務能力與水平偏低,基本上只能夠提供常規服務,高端服務幾乎完全依賴西方公司。俄羅斯、沙特阿拉伯、伊朗等“一帶一路”節點國家的油氣工程服務市場規模較大,但準入嚴格,技術標準存在差異(特別是俄羅斯和中亞地區,與中國和西方國家采用的技術標準不相一致),而且“本地含量” 要求相對較高。

“一帶一路”地區油氣裝備市場亦存在較大的上升空間。區內國家對石油裝備的需求涵蓋油氣上、中、下游的各個業務領域,據粗略估算,石油裝備年需求量在300億~500億美元之間。僅哈薩克斯坦一國,每年的石油裝備需求就超過20億美元。而且,區內大部分國家和地區石油裝備制造的工業基礎薄弱,美歐等地的跨國公司在中高端產品及技術服務市場具有壟斷地位,這種格局亟待打破。可以看出,未來中國油氣工程服務與裝備制造產業與“一帶一路”其他國家的市場互補性較強,中國有技術、有能力、有優勢產能,區內相關國家有市場、有需求,理應進一步擴大合作,這也是中國石油工程服務和裝備制造企業下一步發展的希望所在。

打造“一帶一路”油氣合作的2.0版本是中國石油企業

加大“走出去”力度、打造國際化經營“升級版”、最終成為世界水平跨國公司的需要

中國石油企業深度參與“一帶一路”建設,其終極目標應該是打造“世界級的”企業,沒有一批世界級的跨國公司做后盾,習近平總書記提出的“中國夢”實現就失去了經濟支撐。

中國大型石油企業集團,例如中國石油、中國石化、中國海油等,已具有20多年的國際化經營歷史,它們在“一帶一路”國家的投資與經營活動積累了較為豐富的經驗,具有了較強的先發優勢。隨著“一帶一路”建設的啟動和深入推進,中國石油企業應順勢而為、再接再厲、再創輝煌。特別是像中國石油這樣的企業,應成為“一帶一路”的排頭兵、領頭雁,要努力成為“一帶一路”區域范圍內的“埃克森美孚”。總之,國家“一帶一路”建設的倡議為中國石油企業,特別是石油央企,走出當前低油價的“冬季”和內外部環境日趨嚴峻的“陰霾”,無疑注入了一針“強心劑”。筆者希望中國的石油企業抓住“一帶一路”帶來的戰略性機遇,本著效益為先、互利共贏、防控風險、綠色發展的原則,再接再厲,打一個漂亮的“翻身仗”,成功實現“一帶一路”油氣合作由1.0版本向2.0版本的華麗轉變。

(引文來源:能源網)


首頁| 關于捷盟| 咨詢業務| 行業中心| 捷盟團隊| 公司業績| 聯系我們 |
[email protected] 2002-2005 捷盟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備05014123號-1 京公網安備110105008641號
友情鏈接: 戰略咨詢 企業文化咨詢 培訓中心 公司內網
足彩玩法 德甲联赛-搜狐体育 小赢家赚钱吗 25选5开奖号 老11选5开奖号码走势图 51678炮金蟾捕鱼下载 重庆快乐十分开奖视频 福建36选7开奖结果 沈阳棋牌游戏大厅 三分彩预测 浙江体彩20选5中3个号